为了避免找不到人人操,人人碰 强烈建议用户收藏本站网址: 969av.com ☆ 22sav.com☆ 95zao.com ☆ t0313.com☆ fsb66.com ◆超碰在线 天天更新,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◆
【FUN享】【糖果屋的女巫】【作者:ex991【完】
2015年6月10日首发于四合院

  在她还没有变成老巫婆之前,我们糖果巫女巫还是一个稍稍有点微胖的少女。

  她刚出生就被遗弃在村落里的马厩,她厌恶那个她被冷嘲热讽的村落,即使那算是自己诞生的地方。

  她被孩子们用石头扔打,收养她的老奶奶在她10 岁那年便去世,人们总说她是颗灾星。

  一天夜里,她从被烧死的女巫家里偷到她生前的书籍,狂热的研习里面的巫术,她向往有一天能住进用糖果做成的屋子,离开这里。

  15 岁那年,她在一本旧书里发现了一个掌控巫术的邪恶捷径,那一年她杀害了3对童男童女,用他们的献血奉献给魔鬼,换取了魔力,而她,也从村子逃跑,消失在了黑森林里。

  之后,总会有人在那个可怖的森林里失踪,要么被残忍地撕碎,要么只剩一堆白骨…当然,我们的女巫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,建造了一个华丽的永远不会融化的糖果屋,虽然长久一人独来独往,但她19年的少女终究开了花,在看到一个走丢的英俊小正太后,彻底的陶醉了。

  「这孩子一定是被我在树林间施的迷阵搞丢了方向。」她在树后偷偷看着他焦急地在林间徘徊,四处张望,额头上已满是汗渍,若是平常,她会用巫术撕碎迷路人扔到村口,但对于他,她只想抓住这个小青年。

  「如果我把他留在家里,他一定早晚会想逃跑恩有了~」,我们的小女巫,跑到青年小路前的小溪边,用自己调制的药剂撒入水中,「嘿嘿喝了这的水,你就什么都不会记得了。」果然,青年走到溪边因为疲惫,一头紮进溪水洗了把脸,然后坐到溪边休息,但渐渐,渐渐地,他便似乎有了些迷糊,忽然他发现,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,在哪。

  而这时,女巫用魔杖一挥,自己换做一身雪白的连衣裙,她扯了扯裙角,皱了皱眉头,「腿好像还是有些胖遮不住唉」。

  她从树后出现,「嘿~小弟弟」,青年看到天使装扮的她,虽然有些怪异,但还是激动地问:「姐姐,我迷路了,我记不得自己从哪来的了,你知道怎么出去森林么?」「嘿嘿,当然知道,你跟我走就是了~」,女巫轻盈的拉过青年的手便往自己的屋子走去,心里窃笑「嘿嘿,上钩了」走到自己的糖果屋,青年好奇的看着这个神奇的房子,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把青年推进屋子,反手锁上了门。

  「姐姐…这是哪?」

  「嘿嘿,这是我家哦,先别想那么多啦,小弟弟,你叫什么名字呀?」「我…我不知道了」「嘿嘿,那我就给你起个名字吧,你叫羊羊~,我呢,我叫玛丽」,青年奇怪的思考着这些怪异的名字,而玛丽看着呆木的青年,思索了一下,有欢快的跑去壁炉边,竟然升起了火,「姐姐…天这么热,为什么还要生火呢?」,小青年已经在大把擦着汗了,而玛丽却转过身,微笑的走近青年,一件件脱下自己的外衣,「弟弟,这么热你为什么还穿着衣服呢?你不热吗?」,玛丽微笑着用手一挥,自己的内衣全都凭空消失,青年木讷的看着一切,脸上火烧一样的泛着红,「来,乖弟弟,我帮你」,玛丽激动着退掉他的上衣,裤子,淘气的在他的小肉棒上捏了一下,「姐姐…恩为什么…」青年完全不知道在做什么,但还是很享受的倚在墙边呻吟着。

  玛丽把他抱起来,放在床上,自己跨在他的身上,感觉下体已经淫水连连,正欲退掉他的内裤,青年羞涩的用手遮掩「不…」,「乖哦,羊羊…」玛丽直接用魔法蒸发那块碍事的内裤,「啊,怎么」青年窘迫的扭过脸,「嘻嘻」玛丽咯咯地笑着,慢慢拂过青年夹紧的双腿,「乖哦,羊羊,听话,给我哦」玛丽慢慢分开青年的双腿,将屁股凑上去,自己满是淫水的小穴轻轻地爱抚着初经人事的肉棒,「啊…啊羊羊…好爽哦,你呢…」,低头看到青年正一手咬着手指,侧过脸轻声的呻吟,玛丽又咯咯的笑了出来。

  在之前,玛丽曾召唤过地狱的魔鬼并被其性交过,但和面前的青年一起的感觉相比,不仅身体更加的畅快,心灵上更多了一层快感。

  这难道就是俗世所说的恋爱了?想到这,玛丽不禁暗自欢喜,心想,乖弟弟,你以后就是我的了。

  肉棒已经被玛丽的爱液洗了个澡,觉得差不多了,玛丽慢慢握住小肉棒,轻轻搓揉上面的包皮,露出里面的粉肉,慢慢在小穴口划弄,「啊姐姐呜有点痛」,谁知青年毕竟年纪尚幼,哪里承受得了样直接对里面的刺激,已经开始叫苦,玛丽皱了皱眉头,但自己的欲望已经涌上心头,哪里肯放过胯下的鲜肉,于是安慰着:「羊羊乖,一会就好了,不疼不疼哦,乖…」反而更加快速的划弄着,青年手不知该抓在哪里,最后死死地抓紧玛丽的屁股,这更加刺激到性欲高涨的玛丽,玛丽一口紧吻下身下的青年,「乖哦,姐姐要来了!不疼,不疼」,紧接着,在青年陶醉在湿吻的同时,玛丽顺势坐了下来,小穴一口吞入青年的肉棒,整个包皮被剥了开,粉嫩的里肉被小穴紧紧地摩擦。

  「呜呜呜呜!!!!!」

  青年痛苦的呻吟,但玛丽丝毫不肯放开嘴,一直吻着,品尝青年的味道,青年两只手因为疼痛紧紧扣握着玛丽的屁股。

  玛丽感觉整个下体都在感受着爽快的电流,而电流的源头就来自那颗颤抖着可人的小肉棒。

  玛丽情不自禁更加猛烈地扭动着腰,双手抓起青年的手握在手心,压到床上,放开嘴,直起腰来正坐在他身上,准备更加畅快的来一次加速,「啊~啊~啊~啊啊~羊羊~~好舒服」怎奈青年终究是第一次,「姐姐~呜呜」

  青年拼命地摇着头,最终在一次浑身的颤抖中,青年早早的流出精液。

  「啊啊啊??」

  玛丽慌乱的发现这,皱起了眉头,「羊羊!你怎么」,青年也有些失措的小声说:「姐姐姐姐我好像尿尿了…」,看到青年害怕的傻样子,玛丽咯咯的笑个不停,「笨弟弟,你怎么能这样呢,要忍住哦」,玛丽抱起青年,摸了摸软软的肉棒,「呜呜,姐姐,疼…」「不行,谁让你尿啦,尿的太早啦,要惩罚你哦」,玛丽放下青年,让他趴在床上,「来,乖弟弟,把屁屁撅起来」「哦…恩」,啪!玛丽拿来自己的魔杖抽打在青年的屁股上,「呜…姐姐」「记住哦弟弟,不许尿太早哦,不然就打屁屁」,啪啪!说着,又用魔杖拍打两下,随后玛丽用魔杖按在他的小肉棒上,念了治愈的咒语,但不光是这样,她竟把青年的下体恢复到了开苞之前的原样,玛丽看了看,怜惜的口吻对青年说:「哎呀羊羊,不小心又让它恢复原样了,看来你又要疼一次了哦宝贝。姐姐要重新给你开苞一次啦」,青年还没听懂,便又被玛丽放躺在床上,准备第二次奸淫,「啊…不姐姐疼」,青年这次一直挣紮,「乖哦,不疼不疼,乖哦」,但不管怎么哄着,青年肯定不会再想品尝下体被撕裂的滋味了,没办法,玛丽只好用绳子把他姥姥的捆在了凳子上,「哼,羊羊,是你不听话哦,别怪姐姐狠心啦」,玛丽这次早已流出了口水,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想用大餐,「姐姐…呜呜…」,青年在凳子上瑟瑟发抖,流出眼泪,玛丽看了却心软了下来,「乖了啦」玛丽亲吻了两下青年的肉棒,慢慢把它揉大,又变出一条黑丝带,绑在了他的眼睛上,「看不见就不怕了哦,乖哦」,玛丽终于忍不急的一首套弄着青年下体,一边用屁沟蹭弄着它,「羊羊,忍住哦!」,玛丽一屁股坐了上去,便疯狂地在凳子上草起青年来。

  「哦!哦!啊~啊~恩~」

  玛丽忘我的品尝着青年的嫩肉再一次被强行开苞,与包皮之间撕裂开来,「姐姐~~~啊~~恩,好痛~~好痛~呜呜」「乖~~~~啊~~~恩~~乖哦~~啊~~忍住,不许~~尿出来哦~~等姐姐哦~~」,椅子已经在两人之间摇摇晃晃,眼看要支撑不住,「啊~~~姐姐~~我不行了~~要~尿出来哩」,「恩~~我~~姐姐也~~~来了~~恩!!!啊」「呜~~」,两人高潮的一瞬间,凳子也终于支撑不住散了开,两人摔倒在地上。

  玛丽把青年抱在怀里,幸福的亲吻着。

  字节数:6194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