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避免找不到人人操,人人碰 强烈建议用户收藏本站网址: 969av.com ☆ 22sav.com☆ 95zao.com ☆ t0313.com☆ fsb66.com ◆超碰在线 天天更新,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◆
【FUN享】【捕神】【作者:xinhaiwuji】【完】
天极冷,雪下得很大,大片大片的雪花一下就是几天几夜,几乎将整个天地都变成雪的世界。这正是西京一年最寒冷的时节,鸭绿江水都结了冰,深达膝盖的积雪遮蔽了道路,西京城中的人们,也都不再外出,龟缩在自己的家中烤着炉火,盼着严冬早日过去。

  这日清晨,位于城市中央的金家大院突然来了一队金兵,将整个宅子围得严严实实,宅子主人金大全匆匆赶到门前,便见着领头的金兵统领笑眯眯道:「你就是金大全?不介意我叫你为老金吧。莫怕莫怕,我只是来坐坐,向你讨杯暖和茶水。」金大全默不作声,这些人穿着是金国护国卫队的军服,专门负责国家的保卫工作,这种天气大清早的来喝什么茶?那统领见他表情,呵呵一笑,转头吩咐道:「你们都出去,别打扰我与老金喝茶。」金兵统领虽然一脸和气,那笑容看起来就像是个认识多年的老朋友,但金大全实在不想让他进门,护国卫队的人进了门不知会发生什么事,可在人家的统治之下,他也无可奈何,挤出一丝笑容,把他让进屋来。

  屋内烧着暖坑,那统领将厚重的外衣脱下,搓着手坐到坑上道:「咱们北方什么都好,就是没啥好茶,我却是个爱喝茶的,听说你有南边送来的香煞人茶,特地来讨上一杯,解一解馋。」金大全低沉着脸陪他坐下,不敢接话。金国与南宋交战数十年,双方都禁止通商,现在虽然缔造了合平条约,实际上边境并不平静,依然有很多小的冲突,商道也未完全恢复。心下暗忖:难道是因为这个来抓我的?

  金兵统领见他愣着不动身,哈哈一笑,拍了拍他有胳膊道:「想什么呢,都和你说了,喝喝茶而已。人民也都有民生的需求嘛,你弄些茶业也不会危害到国家的安全,别担心!」人家已经认定你家中有茶,话说到这份上,金大全也不能藏着掖着了,从床边的柜中取出一个铁罐。打开罐盖,一股香味弥散开来。那统领嗅着鼻子,像是找到食物的小孩,指着铁罐兴奋道:「对对对,就是这个味儿,果然是香煞了人。」金大全拿过两个杯子,正要倒出茶业泡上茶水,那统领伸手拦住道:「等等,这江南的茶就和江南的人一样,都是水灵水嫩的,不比咱们北方汉子,得要娘们儿来泡。老金,听说你家闺女长得水灵,就让她来吧。」金大全一惊,暗忖:他是冲着我闺女来的?听说那个刚登上皇位的完颜亮是个荒淫无度的皇帝,难道他看上她了?

  他正发愣,那统领笑道:「坐啊,站着干什么。快叫闺女出来泡茶吧,我都快忍不住了。」金大全心想:决不能让你见到闺女。冲着里屋大声道:「老蒯儿,快出来给兵爷泡茶。」里屋应了一声,走出一个妇人,先是向那统领笑了笑,接着快速拿起杯子,冲了两杯香茶,端了一杯送到那统领的面前。

  那统领自她一出来眼睛就没离过她的身子,上下左右来回的看。

  金大全的夫人刚为他生了个胖小子,还在哺乳期中,胸前壮硕,臀胯肥大,更妙得是腰身纤细,更加突显上下围的丰满,嫁给金大全前便是远近闻名的美人。

  也难怪边他的女儿长得漂亮,都传到了护国卫队的耳中。

  屋中暖和,妇人只穿着单衣,那统领的目光似是能穿透衣服,不由暗悔出来时没套上厚点的衣服,好容易泡好了茶,将茶送到他的面前,转身想要回屋,统领忽然拉起了她的手,转头对金大全道:「老金,好福气,有这样漂亮的夫人,也难怪有漂亮的女儿了。让你夫人陪我喝茶,好不好?」金大全额头冒出冷汗,这些护国卫队的人隶属于金国皇室,平时就嚣张跋扈,什么时候对人这样说过话。要夫人陪这金兵,他是一万个不肯,可全副武装的金兵就在外面,要是惹怒了他,冲进来杀人抢人,又有谁能管得着。无奈下点了点头。

  那统领嘿嘿一笑,拉着妇人坐到自己身边,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,毫无顾忌得直伸进她的衣服里,顺着腰身攀上了乳峰,一把攥住,用力揉捏。另一只手则端起杯子嗅了两口,赞道:「好茶好茶,牙多、嫩香、汤清、味醇,听说这是江南的十大名茶呢。终有一天,我也要去江南嗅一嗅那里的烟雨味道。」金大全虚应了两声,眼见那统领的手在妇人身上游动,妇人局促不安得扭动着身体。

  金兵统治下,这类事情司空见惯,何况还是护国卫队,只盼他能快些离开,狠了狠心,转过头不去看她。

  那统领喝了一口,将杯子放在桌上道:「中原人有句话叫无事不登三宝殿,你也知道,我这么一大早来,是想和你商量件事情。」他虽说是商量,口气却是不容反对,金大全心中忐忑,点了点头。那统领在坑上盘膝坐好,笑道:「其实也没什么大事,我先介绍一下,我叫完颜勳,老金你一定听过这个名字。」金大全「啊」了一声,完颜勳在金国,特别是在金国的统治区,是大名鼎鼎的人物,甚至于超过了皇帝完颜亮,据传他喜爱中原文化,饱读诗书,颇受皇帝重视。

  但最为有名的并不是他的学识,而是他负责抓捕一些由皇帝亲定的逃犯,只要有他出手,必定手到擒来,而且心狠手辣,被他抓住必无活命。在金国属地,只要提起他的名字,晚上啼哭的小孩子都会吓得不敢再哭。

  完颜勳自称为「捕神」,但背后别人都叫他「恶魔」。

  他竟然来到了这里!金大全忽然明白了他的来意,一颗心顿时揪了起来。那妇人也一下僵在那里,不再躲避在她身上捏弄的手。

  完颜勳很满意他惊恐的表情,将那妇人拉靠在身上,手直接伸进她的两腿之间,说道:「你知道,我经常要追捕一些想要破坏我们国家统治的人,对于敌人手段狠了些。其实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偎着暖坑,喝着香茶,聊了聊江南的姑娘,是多好的享受。哎,尊夫人可真湿,水灵灵的……」那妇人随着他的手扭动着身体,忽然叫了一声,低声道:「大人,痛!」完颜勳嘿嘿一笑,又快速抽动了两下,抽出手,只见整个手掌上都沾满了粘液,伸手抹在妇人的胸前,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,问道:「以前是不是也有人来搜过渤海匪徒的下落?」金大全额头都被汗珠占满了,擦了把汗道:「有……有过。」完颜勳又道:「结果都空手而归了?」金大全道:「我真的不知道他们的下落,他们以前只是在这里住过,后来就不知道到搬哪里去了。」完颜勳笑道:「别紧张,我只是按例问一下。你知道,这件事现在转到我这里来的,所以我必须要来核实,要来询问。按例,按例而已。来来,喝茶,这茶要热着喝,其实我挺羡慕你,在家里多暖和,有热坑头,有老婆孩子陪着,还可以闻着这香茶的味道,这才是生活。」他一边说,一边扯开女人的衣服,露出白花花,丰盈挺拨的胸脯,挤了挤,挤出一滴乳水,用手指沾着放进嘴里,唆了两下,又分别捏住两个乳头道:「我说要是被下入大牢,没水喝没吃的不说,光是冻就能冻成冰棍,这柔软的胸脯用棍子一敲,那就得全碎开来了,那个惨啊。啧啧,也不知那些人怎么样的,好好的生活不过,偏要干些违抗国家的事情。」他说的轻描淡写,手指却用力掐住乳头。妇人发出一声痛叫,却不敢挣脱。

  金大全的脸却是一阵红一阵白。

  完颜勳忽然道:「他们搜索了屋子,地窖,全都一无所获,对吗?」金大全用力点头道:「是的,没有。」完颜勳继续道:「老金,不如我们做个交易,你只要让我们顺利抓到人,我保证今天过后不再进这个屋子,也不再打扰你的家人,你可以继续在这温暖的房间里喝茶,继续过你的舒适生活。怎么样?」金大全冷汗顿时流了下来。

  完颜勳松了手,轻轻揉弄着妇人的胸脯,盯着金大全的眼睛,低声道:「那他们是藏在夹墙里吗?」金大全表情僵硬,好半天才吞了口口水,却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  完颜勳笑了笑,道:「你只要点一下头就可以了,是不是在夹墙里?」金大全眼中流下泪来,完颜勳已经点出了地方,只要一搜就可以搜出来,自己若不承认,自己的夫人,自己的女儿,还有才刚出生没多久的儿子都要遭殃。

  无奈之下轻轻的点了下头。完颜勳指着与里屋的墙壁追问道:「是这里吗?」金大全已是泪流满面,又用力的点了点头。

  完颜勳道:「你去把我的士兵叫起来,不许出声,懂了吗?」金大全站起身,看了看自己的婆娘,想要让他放人。

  完颜勳嘴角露出一丝淫笑,伸手将妇人的衣裤全都扯掉,把她推趴在铺上,用力按住她的屁股,手指扳开双股,露出已被撑开一个小洞口的穴口,嘿嘿笑道:「老金喜欢看自己的婆娘被干吗?」「你!」金大全血气上涌,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辱妻之恨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可是!他咬紧牙关,嘴唇都咬出血来,猛一低头,闯进里屋,拉着女儿,抱着儿子,走到了屋外。

  那队金兵冲进了屋中,接着传来疯狂的砍杀声,惨叫声,还夹杂着妇人痛苦的呻吟。他双腿一软,跪倒在雪地中。

  字节数:6904

  【完】